潘金莲
潘金莲,1100年出生于清河县,别名潘六姐 潘金莲,是《水浒传》中出现的人物,《金瓶梅》对其进行了进一步的深化。几百年来,她一直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,堪称妖艳、淫荡、狠毒的典型。在中国传统道德观念中,很少有人同情她的遭遇,这就是潘金莲。至后,极度演绎而活在戏剧舞台文学作品中,成为茶余饭后的坏女人样板。 在《金瓶梅》中,潘金莲经历、性格、生活等得到了多方面的重要的充实,从而塑造成一个美丽风流、心狠手辣、搬弄是非、淫欲无度的女人。潘金莲是西门庆的第五房妾,最后死于武松之手。 据考证,历史上的潘金莲原型本人,却是贤良温淑的大家闺秀,贝州潘知州的千金小姐。

水浒传》里的潘金莲可谓是臭名昭著,人人得而诛之,历史上真的有潘金莲此人吗?是否如《水浒传》和《金瓶梅》中那样?潘金莲并非仅是小说中的人物,历史上确有此人,历史上潘金莲实为善良贤妻,而武大郎为文武双全玉树临风的清廉县令?

据史载:武大郎姓武名植,故名武植,山东清河县武家那村人,身高1.78米以上,虽出身贫寒,但聪颖过人,崇文尚武,中年即考中进士,出任山东阳谷县县令。而潘金莲乃知州家的千金,名门淑媛,武、潘二人和睦恩爱,育有四子。

武大郎曾经在山东阳谷县做县令,他少年时候的盟兄弟王某家败破落,逃难到他那里,希望看在多年情谊的面子上,拉兄弟一把。武县令平时就乐善好施,对这位落于窘迫的兄弟自然招呼倍至了,王某却不知道武大郎已经暗中为其在原籍盖房修屋,久不见武兄弟资助,便愤然离去。这一走不要紧,他却遂生邪念,忘恩负义,村村说唱,乡乡张贴,谣言惑众,极尽对武县令恶意中伤污辱诋毁之能事。加之曾被武大郎治过罪的乡里恶少西门庆的助纣为虐,同流合污,武大郎的清官形象从此被毁于一旦。

非但如此,就连武大郎的老婆潘金莲也遭受被辱之株连,潘金莲故居为清河县潘家庄(为避泼污,后改名黄金庄),少女时代是远近闻名聪明美丽的大家闺秀。她老爸曾官拜邯郸知州,在故乡开有染坊,武大郎家本来贫困,年轻的时候到这里打工,因为品行端正又能干,知州就资助他学习,还将女儿金莲许配给他。潘金莲以善良贤惠勤劳仁义的贤妻良母而闻于乡里。

另外,王某与曾被武植治罪过的乡里恶少西门庆的助纣为虐,同流合污,于是沿途传遍了有关武大郎的粗俗之词,武清官的形象被毁于一旦。谁知,待他回到家中,武大郎早已派人送来了银钱,帮他修房盖屋,置买良田,这时,他才发现武大郎决非知恩不报,而是不搞以权谋私。他发疯似地返回去撕自己贴的纸条,但悔之晚矣,它们就像泼出去的水,再也收不回来,加上一些文人墨客借题发挥,因而谬种一传再传。

村上原有一座武大郎墓,墓志铭文称:“武公讳植字田岭,童时谓大郎,暮年尊曰四老。公之夫人潘氏,名门淑媛。公先祖居晋阳郡,系殷武丁后裔,后徙清河县孔宋庄(今武家那村)定居。公幼年殁父,与母相依,衣食难济。少时聪敏,崇文尚武,尤喜诗书,中年举进士,官拜七品,兴利除弊,清廉公明,乡民聚万民伞敬之。然悠悠岁月,历历沧桑,名节无端诋毁,古墓横遭毁劫,令良士贤妇饮恨九泉,痛惜斯哉。今修葺墓室,清源正名,告慰武公,以示后人,是为铭记焉。”

从墓志来看武植还是殷商王武丁之后,正经的王族子孙,1946年,从坟中还发现有一口楠木悬棺和两具骨骸。据三位参与挖坟的老人证实,从骨骸判断武大郎相当高大,推算生前少说也有1.78米,再者,若是卖烧饼的,哪有楠木悬棺和许多青砖垒墓!

武植的盟兄弟与西门庆狼狈为奸一丘之貉,恶毒毁谤武植与潘金莲,而施耐庵的后代则深明大义,引疚自责,竭力为武潘平反昭雪。施耐庵的后裔,河北威县的施胜辰赴武家那作画16幅并配诗文以道“施家欠债施家还”之歉疚。

武植盟兄弟的自戕,施耐庵后裔的自责,已正大郎、金莲之清白,而武植之24代孙武双福的健在,则更证《水浒传》武潘之千古奇冤。既然《水浒传》中武大郎与潘金莲夫妇无嗣无子且相继殒命,那么,何来其后代之繁衍(武家那全村半数武姓)?倒是武大郎之弟武二郎、武松武行者,历史上实无此人,只是施耐庵塑造的文学典型罢了。


对于潘金莲的美,施耐庵在《水浒传》里是这样描述的:"眉似初春柳叶,常含着雨恨云愁;脸如三月桃花,暗藏着风情月意。纤腰袅娜,拘束的燕懒莺慵;檀口轻盈,勾引得蜂狂蝶乱。玉貌妖娆花解语,芳容窈窕玉生香。"那么潘金莲的三段风流爱恋史是什么呢?接下来为您揭秘。

潘金莲是大户人家的丫鬟,男主人要利诱她上床的时候,潘金莲并未屈服,而是把此事告诉了女主人。女主人让男主人赶紧把潘金莲嫁出去,男主人记恨在心,于是把她嫁给了卖烧饼的武大,倒赔上嫁妆,武大郎身不满五尺,面目丑陋,形象滑稽可笑。两人结婚多年都没有孩子,武大郎在生理上满足不了潘金莲。

当第一段婚姻的不如意在心中逐渐累积的时候,潘金莲遇到了小叔子、武大的弟弟武松武松身长八尺,一貌堂堂,因赤手打死了景阳冈上的老虎,名扬全县,在潘金莲眼中就是数一数二的大人物。于是,她张罗着让武松搬到家里来住,好发展感情。但武松是个直性的汉子,只把潘金莲当做亲嫂嫂相待,潘金莲不死心,在一个下雪的日子,武大被打发出去卖烧饼了。潘金莲早买下了酒肉,在家里准备了一盆炭火,冷冷清清立在帘儿下等着武松归来。看到武松的影子,潘金莲揭起帘子,笑脸相迎。等武松坐定后,潘金莲关上家门,把酒、果品、菜蔬搬到武松房里去。两人边说边饮,三四杯酒落肚,武松对潘金莲的意思知道了八九分,只好低头不语。潘金莲起身去烫酒,一只手拿着注子,一只手便去武松肩胛上只一捏,说道:"叔叔,只穿这些衣裳不冷?""武松不理他。潘金莲倒了一盏酒,自呷了一口,剩了大半盏递给武松:"你若有心,吃我这半盏儿残酒。"武松被激怒了,劈手夺过酒杯,把酒泼在地下,说道:"嫂嫂休要恁地不识羞耻!"他推开潘金莲,险些让她跌了一跤。

       武松去京城后,潘金莲遇到了西门庆,就这样,她的第三段感情来了。西门庆看到潘金莲的美貌后,拜托王婆协助自己将潘金莲勾引到手,说话间,西门庆和潘金莲眉目送情。对于潘金莲这样追求美满婚姻的女人,财富和几个媚眼显然是不够的,西门庆必须在感情上俘获潘金莲。于是,他坦白了自己"不幸"的感情经历,并表白一番,这番表白让潘金莲"于我心有戚戚焉",确信找到了一段如意姻缘。于是两个有意的男女很快就搂抱起。从此,潘金莲和西门庆都在王婆家厮混,恩情似漆,心意如胶。